你呢

他是我憧憬敬畏所爱之人

长 | 虽然有代沟但师徒二人总有共同话题

回旋香蕉:

鸣人刚走进医院门口,就被一个男孩飞奔过来抱住大腿。男孩把他掐得很痛,一瞬间他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恶作剧的念头,很想就这么突然一闪身走掉,看看小孩子脸上会出现怎样的愕然。


但他没这么做。''很痛诶!!''他夸张地说,可能没那么夸张,刚刚学会控制查克拉的小孩子下手就是没轻没重,他把男孩提起来放到一边,''我今天有事情,不能陪你玩了。''


''他是真的七代目!''男孩山呼海啸,''我抓住的不是影分身!''


男孩的爸爸提着他的领子弯腰道歉,他是个年轻的中忍,鸣人对他有些印象,''真抱歉,我家的孩子给您添麻烦了。''


''没什么。''鸣人摆摆手,但已经打算抬脚走进电梯。注意到他另一只手上提着的东西,男孩的爸爸礼貌地询问了一句,''请问您是来探望前代目火影大人么?''


鸣人点头。


''冒昧了,但请问前代火影大人身体可好?''


''很好。''鸣人说,迈进缓缓下降的电梯,''谢谢你的关心。''


又有小孩子发现了他,但被家长及时拉住。鸣人从一楼大厅缓缓升起,喧闹声离他而去。把儿科放在一楼到底好不好呢,鸣人想,真的很吵。


他走了很久,绕路绕到几乎迷路,才找到老师所在的病房。


为了安全起见,他特意把卡卡西安排在最隐蔽也最安静的楼层,门外有层层结界。这层楼几乎没有人,幽静的鸣人几乎开始耳鸣。他最近很害怕吵闹,但更害怕这种渗透进皮肤的安静。鸣人看着门外隐蔽处值守的两个暗部,脚下一动不动,心里排山倒海。


暗部们早就通过查克拉确认了他的身份,仍在角落一动不动。


鸣人想起待机而噬的蜘蛛。


住院区就算安静,多少也带了点生活的气息,但这层楼只有坟墓般的死寂。是不是自己选的病房安检太麻烦的缘故,鸣人在纠结这个问题。不知为什么,他有点害怕面对自己的老师,木叶村的前代火影。


直到身后有声音传来,鸣人被吓的几乎跳起来,转身一看,卡卡西坐着轮椅出现在楼梯转角处,''鸣人?''


鸣人下意识地点头,然后意识到这么小的动作对方是看不清的,''我来看你。''


他赶快走过去,卡卡西单手摇着轮椅,鸣人去推他,他的老师摇摇头,''谢谢你,我只是想活动一下。''


鸣人张望了一下他的身后,''您刚才去……?''


''那里有个小平台,虽然是封闭的,但可以看看外面。''卡卡西平静地说。


鸣人不知道接什么,两人走到病房门外,鸣人帮他推开房门,卡卡西慢慢把自己摇进去。病房里摆设简单,既可以用整洁也可以用冷清来形容,没有人生活的感觉。墙角的衣柜凌乱地放着一些完全没开封的慰问品,看来他的老师连看都没看就把这些东西统统放进柜子里了。


''有点乱,真不好意思。''卡卡西已经在研究鸣人手上提着的纸包了,''我没几个熟人了,后辈们都送些甜点零食之类,我没胃口。''


鸣人又呆了一下。


''这是什么?''卡卡西问他。


''天妇罗。''鸣人说。已经没什么事情能触动前代火影的神经了,包括两年前袭击中忍考试的桃式姐弟都没让他的表情有什么波动,但现在鸣人从他老师的眼睛里看出了震惊,鸣人几乎笑出来,''骗你的,我给你带了秋刀鱼。''


卡卡西松弛下来,靠在轮椅上,''啊,还好还好。''


''不过是蒲烧的。''鸣人说,看到那人挑了挑眉毛,语气变得委屈,''没办法,盐烧的没办法外带,这不怪我。''


''哦,那家规矩很严的老店。''卡卡西摸了摸下巴,鸣人看到他的右手瘦骨嶙峋,还留着一截针头在体内没拔出来。


''不疼的,只不过这只手不太方便。''卡卡西笑着说,他开始把自己撑起来,显然是想躺回床上。鸣人赶紧放下手头的东西过去扶他,他的老师轻飘飘的就像一把稻草,鸣人发现自己一只手都可以提起他。


卡卡西靠在床头,不安地动了动,鸣人往他身后塞了一个枕头。年老的火影往后一靠,''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鸣人不自在地坐在他床边,''……我来看看老师而已。''


''你不擅长撒谎。''


鸣人看着卡卡西搭在被单上的左手,手背上布满青紫的针眼,''……老师不吃一点吗?''


''变得不坦诚了呢,鸣人。''卡卡西探究地看着学生,''你到底想问什么?''


他没有提高声音也没有加重语气,但鸣人无法自控地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老师您到底是怎么看待科技忍具这种东西的?''


卡卡西一挑眉,看了一眼墙上的日历,今天是两年前那个惹了大祸的研究员刑满出狱的日子。


''老师在任的时候,如果想整治他们是抬抬手指的事情吧!而且他们的实验室和实验经费,最开始也是老师批准的吧?为什么?''


''你还没说到让你不安的真正原因。''卡卡西看着自己的学生。


''鹿丸没有废除科技忍具,经过测试之后他让一部分上忍出去执行任务时佩戴了它。的确,任务成功率提高,人员伤亡减少。老师,我不知道我做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我可能并不适合当火影。''鸣人一口气说。


卡卡西看着他,大概猜的出来是执行任务归来的上忍们的风言风语让鸣人感到不安。


他沉默了一会,''我不知道你的选择是对是错。''


''……您哪怕猜一下。''


''……我也不知道。''卡卡西尽量柔和地说。


''那你的判断呢?火影的一个决断会关系到这么多生死,你是怎么做出那些正确的选择的?''


''……我还是不知道。''卡卡西叹了口气。


鸣人看起来快要爆炸了,卡卡西想伸手摸摸学生的头,猝不及防地被推开手臂,那只手立刻又被扶住,老师冰凉的指尖在鸣人手里颤抖着,''对不起,对不起,卡卡西老师,很痛吧?真的对不起!''


''人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很难知道正确与否。''卡卡西淡淡地说,''几年前那个抓捕盗贼团的作战你还记得吧?忍联顾问团有二十五个参谋,每个参谋都在说我是对的他是错的。你还记得我怎么处理他们的么?''


''你说身体不适,让鹿丸接手了整个顾问团。''


''是啊,人有时候需要狡猾一点。''卡卡西说,''火影接到的情报量是巨大的,有时候过滤后的情报是失真的,你要保持自己清醒的判断。''


''……那如果,如果我的选择真的错了呢?''鸣人握住老师的手,那只手从指尖凉到手肘。


''下一步尽量止损,''卡卡西很率直,''没别的办法。''


鸣人难过地垂下眼睛,他很少露出这种表情,''所以我原来倡导的那些传统,修炼和努力,真的错了吗?已经没有意义了吗?''


卡卡西反过来握住学生的手,''鸣人,态度取决于你看待事物的角度。前几天我还听到有云隐忍者说你在我门外安插的影分身是为了监视我——''


鸣人几乎跳起来,''我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卡卡西安抚着他,这么句不着边际的阴谋论会让他反应这么大,看来的确是被风言风语伤得很厉害,''对错是非是很难判断的,因为人们太容易被错误的信息误导,而且又容易被先入为主的偏见引入歧途。盖棺定论是很难的事情,别提当时所做的判断了。做你自己的选择,别管我的想法。我在任何时候都相信你。''


''如果……如果我其实并不值得您那么信任呢?''鸣人小心地说。


''说什么傻话呢。''卡卡西干脆地打断他,''把这句话收回去!''


他的声音里第一次流露出微微的恼火,鸣人立刻不敢看他的眼睛了,''对不起。我收回那句话。''


''我信任你不是因为你是谁的儿子或者谁的弟子,我信任你是因为你是漩涡鸣人。''卡卡西说,''另外,不要露出输了的表情。假设你真的大错特错,也得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


鸣人看着老师遮住一半的脸,''……您这句话……真的没什么说服力。''


卡卡西哈哈哈地笑起来,''人要活的狡猾一点,太坦诚是做不下去的。还有,''他正色,''我的确有个建议,不要事事亲力亲为。''


鸣人认真地看着老师。''我看不透您。''他坦率地说,''面具也好话语也好,我看不透您。''


''可能你该看透的人不是我这个老头子呢?''卡卡西眼睛转了一下,''比如博人向日葵雏田他们,不是更值得你研究吗。''


''可是佐助说他带了博人之后,他理解了在武士桥上他要杀了你,你作为老师却说他很可爱的时候的心情。''


卡卡西沉默了好一会,再开口时就有些幽怨,''……他骗你的,博人那么好的孩子,什么时候要用千鸟捅他了。''


鸣人在一瞬间似乎有些高兴,卡卡西又叹了口气,''竟然在这种地方你们也在进行较量吗?''


鸣人摇头,''我只是觉得,我才是一直跟随着老师的人吧,佐助怎么会比我更了解你。''


''……这难道不就是较量吗?''卡卡西发出了抱怨,''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不如去做点别的。你已经不愤怒也不迷惑了,是时候回去了。''


鸣人抬头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病房,''可我很担心你啊。''


''没必要的,习惯就好。''


鸣人探过身,''老师,我知道一个人住院是很难受的。''他已经能从老师的神色里看出掩饰不住的疲乏,他不该拉着一个重病未愈的人说这么久的。


给老师倒了一杯水,卡卡西摆手,''现在还不能喝。''


鸣人愣了一下,卡卡西抽回一直被他握着的右手,''嘛,那顿秋刀鱼就算你欠我的好了,等我的病好了会去讨债的。现在我得休息了。''他躺下,鸣人往他膝盖下垫了软枕,帮他盖好被子,又坐回床边。


卡卡西面露不解。


''我知道吃了止痛药之后老师会做噩梦,所以我在这里老师会睡得好一点吧。''鸣人理所当然地说。


银色头发的前代火影似乎想反驳,但最终并没说话,他只是闭上眼睛。


果然睡的很好。



评论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