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呢

他是我憧憬敬畏所爱之人

【宁天】父与子

烤肉和流水混账:

·迟到已久的故人番外,设定参考 @雅利安卍 太太的子世代图,性格能力有二设。


·设定背景为故人的背景,具体走这里 故人完结篇生子记。有轻微私设的鹿代天子。


————————————————


  “做的不错。”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日向修次动作猛地一停,继而转过身,眼里满是惊喜之色:“爸爸,你们回来了!”




  “嗯,你先把手上这组手里剑练完再说。”




  修次应下,非但没有因为父亲的突然出现而乱了心神,反倒是更加集中了注意力。




  十枚手里剑瞬发,稳稳当当地落在靶中央的红色区域内,修次回过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宁次。




  修次求夸奖的样子表现得太过于明显,活脱脱像的一个男版的天天,宁次不禁有些想笑。他故意停顿了几秒,这才点了点头:“做的不错。”




  “那妈妈什么时候能教我新的手里剑术?”




  宁次迟疑了一下,“我现在有空,要不我来......”




  他话未说完,就被修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近战可以跟着爸爸学,手里剑术还是算了。”




  宁次的表情顿时尴尬了起来。




  ......臭小子,年纪轻轻能力没多少就挑三拣四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臭毛病。




  一心扑在修炼上的修次没有发现自己在无意间伤了自家父亲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只在修炼这件事上不依不挠:“妈妈不是说好回来教我手里剑术的吗?”




  日向宁次看着修次,刚刚的尴尬突然一扫而空。




   自从家中两个孩子出生后,他反而觉得自己比以前要不沉稳了许多。看儿子这么上进,宁次简直觉得比当年当上了上忍还要欣慰。




  “妈妈自然是说她什么时候都有空的,”他牵起修次的手,把他拉到回廊的台阶上坐下,“可是修次啊,就算妈妈是很强大的女忍,刚出完任务也会累的。”




  至于他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毫不客气地让天天陪自己修炼回天的,咳咳,忽略不计。




  “今天就不要去麻烦妈妈了,我们父子两聊聊天怎么样?”




  平心而论,日向宁次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而如今,修次看父亲朝自己眨了眨眼,忽然有种受了蛊惑的感觉。




  “好。”




  “眼睛适应地怎么样了?”




  “差不多已经完全适应了。”讲到眼睛,修次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眼角。




  并没有继承宁次白眼的修次对忍具有着着魔般的兴趣,而继承了白眼血继的天子则在近战上表现出了同父亲一般惊艳的天赋。但毕竟出生于和平年代,兄妹俩从小就过着和平的日子,再怎么上进,也不由得少了几分拼劲。




  毕竟没有战争的压迫,活得轻松一点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无论是宁次还是天天,亦或是十二忍中任何一位父母,都不想自己的孩子体验那种被生死压迫着不得不变强的生活。




  他们这样想,但生活未必会随他们的意。




  出门遇到敌袭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并不是很大,但一旦发生了,那些看上去令人放心无比的数据就没有了任何价值。




  从地下冒出的千本来得过于突然,被无论是被两个人牵制住的日向宁次还是腾到半空的天天都来不及回援。在危急时刻,性格样貌都随父亲的天子表现出了高度的冷静和反应力,随身带的苦无灵巧挥舞,挡住了突如其来的袭击。




  但下一秒,像是回应天子的喘息,更多的千本向她飞来。毕竟是一个还没入学的小姑娘,刚刚那一下已经耗完了她所有的力气。面对漫天的千本,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预料中的痛感并没有传来,武器相撞的声音让她重新睁开了眼,眼前哥哥的背影并不如爸爸般高大,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接着,他们的父亲终于两记八卦空掌打飞了敌人,赶到了他们身边。




  在冰蓝色的回天防御罩完全遮住天子的视线之前,她似乎看到赶来母亲双眼变成了骇人的红色。




  直到修次突然倒下,天子才明白为什么母亲刚刚是那副神色。




  修次面上那几只千本仿佛是扎在了天子的眼睛里。




  鹿代跟着妈妈赶到医院时,一个医忍盈绿色的治疗查克拉正覆在天天的小臂上,天子坐在母亲身旁,看上去神色如常。但鹿代却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怎么样了?”




  “修次没有性命上的担忧,但是伤到了眼睛,可能会有点麻烦。刚刚樱把宁次叫进了手术室,可能要用到日向家的秘法还是其他。”




  天子抬起眸,对上鹿代翠绿的一双眼,又马上低了下去。




  手鞠坐到天天的身边,温声安抚着。鹿代也在天子边上坐下,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手术中”的灯牌暗下,天天蹭地一下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手术室的大门。




  宁次和樱一起走了出来,轻飘飘的三个字,听上去仿佛像一声叹息。




  没事了。




  手鞠长处了一口气,鹿代却敏感地觉察到自己身边的小姑娘情绪上的变化。




  天子的眼睛越来越红,牙齿却死死地咬着嘴唇。鹿代拍了拍她的肩,她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再怎么沉稳,也不过是6岁的小姑娘,更何况,哥哥还是为了自己而受的伤。




  奈良鹿代一张餐巾纸递在半空,伸也不是缩也不是。正暗暗地嫌着麻烦,一抬头,自己的母亲还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宁次和天天不知道安抚了多久,天子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今天一天下来你们也累了。我先带着天子出去吃点东西,你们在这里守着。”一边说着,手鞠一边牵起了天子的手。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天天终于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地扑到了宁次的怀里。




  感受到胸口传来的湿意,宁次轻轻地拍了拍天天的背,语气同刚才哄天子时如出一辙。




  “没事了。”




  最心爱的孩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了伤,他清楚自己妻子有多内疚。刚刚还要撑着安慰天子,现在天子被带走了,她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无声地流下泪来。




  万幸,大家都没出事。也幸好,她还有他。




  不知道是不是宁次的秘法起了什么奇效,痊愈后的修次虽然依旧没有白眼的血继,但双眼的视角却各拓宽了30度。




  这可是不用消耗查克拉的60度啊,凭着这份天赋,他可以保证,修次在未来的成就绝不会低。




  更重要的是,自这件事后,兄妹俩对实力突然有了超乎常人的执着。




  “这样的事,我再也不想发生第二次了,我要努力变强,保护爸爸妈妈,保护天子。”




  “修次只要保护好天子就够了,妈妈有爸爸就好。”




  刚刚还一脸认真的修次眼睛一下子眯成了两条缝。




  “爸爸你怎么和李叔叔一样喜欢破坏气氛,难怪妈妈说你年轻的时候明明是新人王人气就是不如佐助叔叔。”




  ......他突然很想和他的妻子谈谈。




  “爸爸有你妈妈喜欢就够了。”




  “爸爸你这是在秀恩爱吗?”




  “都谁教你这些话的?”




  “父子两说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天天和天子突然出现在了转角处,宁次和修次却默契地摇了摇头。




  “没什么,爸爸妈妈今天出任务辛苦了,我们今天去外面吃好不好?”




  修次列举了一大串店铺的名字,天子偶尔插两句话,宁次看着只觉得心生暖意。




  “你们决定好了我们就出门,天子今天要爸爸陪你练柔拳吗?”




  “不了,”天子摇摇头,“今天我和哥哥跟着李叔叔还有梅塔尔哥哥一起修炼了一天也累了,想休息。”




  自己女儿难得喊累,宁次有些惊讶。但在和天天对视的那一瞬间,他就突然明白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心意相通的。




  他们这一代经历了不少的苦痛与挫折,下一代的道路也未必会平坦。但正如他们能够心意相通共同克服难关一般,他们的孩子也一定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毕竟,修次和天子是他们的孩子啊。



评论

热度(39)

  1. 你呢火考冂仌和流水混账 转载了此文字